11选5 > 包装印刷公司 >


  6月15日,比世界杯开幕晚一天,在香港上市的华侨城(亚洲)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侨城”)公告表示,继4月完成转让华励包装(惠州)有限公司85%的股权后,已于近期挂牌转让惠州华励剩余的15%股权。转让完成后,华侨城将不再持有惠州华励任何股权。

  这意味着,作为大型央企华侨城集团旗下的境外上市平台,华侨城始于2017年的战略调整正在加速进行。而本次调整的主要动作就是:剥离纸包装业务,以更加专注于“综合开发及新型城镇化产业生态园投资”。

  对圈内老板来说,华侨城集团的名字可能有些陌生。这是一家于1985年在深圳成立,由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大型央企,业务遍及旅游产业、文化产业、房地产、酒店开发运营及电子产品制造。

  说来惭愧,两三年前,三好同学就发现华侨城出现在圈内有名的百强榜上,当时还奇怪:地产大佬为什么会现身印刷圈?

  后来才知道,华侨城旗下以华力或者华励命名的几家印刷企业(简称“华力系企业”),不仅颇具实力,还很有底蕴。比如,华力系的元老深圳华力包装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1985年,算是改革开放后成立最早的瓦楞纸箱企业之一。

  再比如,2017年华侨城纸包装业务,也就是几家华力系企业的营收为7.95亿元,以印刷圈的标准衡量相当不错。

  问题在于:几家印刷企业夹杂在房地产业务收入占绝对主导的上市公司中,总有那么一点儿“违和感”。

  所以,2017年7月,以挂牌转让上海华励100%股权为标志,华侨城正式启动纸包装业务剥离时,圈内一时倍感突然。

  就在2016年年报中,华侨城还表示,将继续加大纸包装业务的市场开拓力度,调整销售策略,进一步优化客户结构,扩大市场份额,同时加大设备及物流自动化改造,提升运营效率。

  而且,作为华力系企业的最新一员,苏州华力环保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才刚刚正式投产。看上去,华侨城在纸包装业务方面,还有尚未完全铺展开来的发展蓝图。

  2017年7月,上海华励被率先挂牌。这家2016年实现营收1.03亿元,净利润57.27万元的企业,最终以1.65亿元的价格被转让。

  2017年11月,华侨城同时挂牌三家企业:惠州华励85%的股权以及安徽华力、苏州华力的部分机器设备、运输设备和电子类设备。

  2016年,惠州华励实现营收2.29亿元,净利润515.76万元,运营情况比上海华励更好,但其85%股权的挂牌价格仅为7180.88万元,不及上海华励。这可能是由两家公司净资产规模的差异导致的:截止2016年底,惠州华励的所有者权益(净资产)为6527.99万元,而上海华励为1.43亿元。

  不管是卖股权,还是卖设备,都是为了剥离。在2017年年报中,华侨城是这样说的:本集团根据各家华力系企业的实际情况,多措并举,通过股权转让、生产设备转让及厂房出租等多种方式退出纸包装业务,目前已顺利完成剥离上海、安徽和苏州等几家生产基地的纸包装业务。

  再加上,年报发布时,惠州华励85%股权的转让协议已经签订,华侨城才会明确表示:纸包装业务将不再是本集团的核心业务。

  当然了,即使惠州华励全部股权转让完毕,华侨城的剥离行动貌似也还没有结束。根据2015年年报披露的企业架构,华侨城纸包装业务共有5个生产基地:除了已经或即将完成剥离的上海、安徽、苏州、惠州工厂,还有中山华力包装有限公司。

  无论如何,华侨城剥离纸包装业务的行动都堪称“突然而又高效”,从2017年7月上海华励挂牌,到最近惠州华励15%股权挂牌,华侨城仅用不到一年时间,就将旗下的纸包装业务剥离殆尽。

  作为华力系企业的元老,深圳华力在华侨城年报给出的企业架构中,并未体现在纸包装业务下。这可能是由于:深圳华力的生产设备和人员早已整合进入惠州华励,厂房则早在2007年底就以506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深圳华侨城房地产有限公司。

  华侨城突然而又高效的剥离行动,在圈内一度引发广泛关注,有媒体认为:华侨城之所以痛下决心,与印刷包装市场遭遇挑战,以及纸包装业务出现亏损有关。

  这自然是触发剥离行动的可能原因之一。三好同学注意到,2016年、2017年,华侨城纸包装业务分别出现1388.4万元、381.2万元的亏损。对一家年营收超过7亿元的印刷大佬来说,亏损额并不算大。而且,这是自2002年以来,纸包装业务绝无仅有的两个亏损年度。

  原因显而易见。作为华侨城集团旗下唯一的海外上市平台,华侨城以房地产为主的综合开发业务和以瓦楞纸箱为主的纸包装业务,共处一个平台,却几乎没有任何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性。从企业战略聚焦的角度而言,早晚要出取舍和抉择。

  首先,纸包装业务对华侨城营收和利润的贡献相对较小。2017年,华侨城实现营收49.05亿元,纸包装业务的贡献为7.95亿元,占比仅为16.21%;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净利润(简称“净利润”)11.07亿元,纸包装业务的贡献则为负的381.2万元。

  其次,纸包装业务的成长性不高。三好同学注意到,早在2010年,华侨城纸包装业务的营收便达到7.77亿元。

  随后几年,华侨城营收走势震荡,最高曾达到8.48亿元,最终落定在2017年的7.95亿元,8年间微增2.30%。同期,华侨城的整体营收则由19.06亿元增至49.05亿元,增长率达到157.36%。

  最后,纸包装业务的盈利能力不足。2010-2017年,华侨城纸包装业务的净利润从未超过3000万元。其中,2011年最高,为2964.30万元;2016年最低,为-1388.40万元。

  在此期间,纸包装业务共实现营收64.45亿元,净利润1.11亿元,利润率为1.72%。即使在以微利著称的印刷圈,这样的利润率也偏低了一些。

  同期,华侨城整体的净利润则从2010年的6671.30万元,增至2017年的11.07亿元,这导致纸包装业务在整体净利润中的占比一路下滑:由2010年的36.00%,降至2014年的5.65%,2015年小幅回升至6.64%,但随后两年又表现为负值。

  毛利率的变化或许更能说明问题。在综合开发业务刚刚被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的2010年,华侨城整体的毛利率为13.6%,综合开发业务为14.2%,纸包装业务为12.7%,相差无几。

  从2011年开始,随着综合开发业务的发力,华侨城整体的毛利率稳定保持在30%以上,综合开发业务的毛利率则从未低于34%,纸包装业务的毛利率则未见明显改善:2016年最低为10.7%,2017年最高为15.1%,其余年份则基本在12%上下浮动。

  在两大主业之中,纸包装业务无论从销售规模、成长性,还是盈利能力来看,都很难与综合开发业务相比。如果一定要有取舍,谁会被保留,谁会被放弃,显而易见。

  对在房地产领域有着宏大规划的华侨城来说,它之所以在2017年前对纸包装业务不离不弃,甚至多加支持,或许与华力系企业的独特贡献有关。

  2005年,当现在以华侨城闻名的上市主体,登陆港交所时,它并不叫作“华侨城”,而是“华力控股”。也就是说,华侨城上市之初,实际上是以华力系企业为主体,如假包换的包装印刷企业。

  然而,上市仅仅两年后的2007年,华力控股即通过收购间接持有成都华侨城12.5%的股权,并正式变更为现在的名字。

  这意味着,华侨城集团旗下的香港华侨城控股公司,当初之所以分拆包装业务,以“华力控股”的名义上市,很有可能本来就是长远资本战略的第一步,而不仅仅着眼于包装业务自身。

  更名后的前两年,纸包装业务仍是华侨城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源,直到2010年,通过增资最终控股成都华侨城,综合开发业务才快速成长为华侨城的主力业务。

  华侨城剥离印刷包装业务,看上去只是个案,实际上并非如此。最近几年,有多家原本以印刷为主业的港股上市公司,在被收购后,逐步退出印刷市场或将印刷业务边缘化。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案例莫过于:天臣控股以7亿港元的价格,将烟包印刷业务卖给烟包大佬澳科控股。

  天臣控股的前身是在烟包圈颇有名气的侨威集团。侨威集团于2014年被收购,并于2015年更名为天臣控股。与因发展遇到瓶颈不得不退出的案例不同,被天臣控股转让的烟包业务,2016年实现营收7.81亿港元,净利润7598.20万港元,运营状况相当良性。而天臣控股新引入的锂电池业务,全年营收只有1803.80万港元,且处于巨亏之中。

  再比如,现在的港股上市公司北控清洁能源,前身是烟包印刷企业金彩控股,其旗下原本有两家烟包印刷厂:深圳大洋洲印务、惠州金彩印务。

  2015年,北控水务入主金彩控股,并引入光伏发电站相关业务。此后,烟包印刷在北控清洁能源营收中的占比大幅下降,由2015年的83.0%降至2016年的5.8%。2017年8月,北控清洁能源公告表示,正评估是否放弃烟包业务。今年1月,北控清洁能源以2.59亿港元的价格完成烟包业务的出售。

  首先,可能与进入者的战略目标有关。与华侨城不同,资本对侨威集团、金彩控股的收购,本意可能就不在于印刷业务,而只是想要一个资本运作的平台。

  其次,还可能与印刷业的市场态势有关。三好同学有一个观点:印刷业是改革开放后,率先迎来“窗口期”的行业之一。经过最近二三十年的发展,也率先完成了由增量市场到存量市场的转变,内生增长让位于产业整合,行业利润率持续走低。

  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机会更多倾向于专注印刷市场,且对产业整合抱有期待的大型企业。而在华侨城、天臣控股、北控清洁能源三个案例中,上市公司在印刷业务之外,都还有成长性更高,潜在盈利空间也更为可观的新兴业务:房地产、锂电池、光伏发电站业务。

  选择哪个业务点,更容易做强做大,相信各位老板都有判断。而在多家上市公司不约而同的选择背后,其实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各行各业产业发展周期的快速迭代。有的行业窗口期过去了,有的行业高潮期则刚刚到来。

  以这样的结论收尾,是不是有些太扫兴?当然不是。在当前的市场态势下,部分企业主动退出印刷业务,实际上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产业整合正在加速。这对专注于印刷市场,有毅力、有恒心、有目标的潜在整合者来说,正是机会所在。

  三好同学一直认为,多数行业都要经过看似令人煎熬的产业整合期,才可能诞生真正的大佬。所以,各位老板加油干吧!